蚌埠新闻网>> 深读周刊

分数至上 谁来关心孩子的睡眠

-

2019-11-01 09:25     来源: 蚌埠新闻网
        

□蚌埠新闻网记者 李茂峰

最近一段时间,南京和杭州的减负举措引发热议。南京规定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学校之间互查,看孩子书包中有无课外作业。杭州规定小学生晚上9点、初中生晚上10点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可以拒绝再写。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教育部门这一落实减负政策的举措,却引起了家长的惊慌:“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学渣。”

在教育竞争日益白热化的当下,一种恐慌、焦虑的情绪在家长中弥漫,不少家长为了让孩子能够取得好成绩,考个高分数,不惜剥夺孩子宝贵的睡眠时间,以“增负”的方式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岂不知这种违背自然规律、拔苗助长的方式,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睡眠不足,孩子很“可怜”

学校刚放学,直接送进课外补习班;做完了课内作业,还要完成大量的课外班作业……家长对教育的“贪心”,让“多睡一会”成为孩子最大的愿望。

揉揉惺忪的眼睛,勉强打起精神,不一会儿眼皮子又“打起架来”。虽然上午第一节课刚刚开始,吴小莉还是难以集中精力听老师讲课。

“昨天晚上11点半才睡觉,早上不到7点钟就起了床,困得实在睁不开眼”。面对老师的询问,吴小莉委屈得流下了眼泪:放学一回到家,妈妈先让我弹琴,练完琴后,简单吃点东西,就要写课内作业。课内的作业写完了,还要做课外班布置的作业。这些任务好不容易完成了,妈妈还让我进行英语和古诗文朗读“打卡”……

吴小莉今年上小学五年级,从幼儿园开始,妈妈就给她报了一对一的钢琴课。为了让她长期保持钢琴这项“业余爱好”,妈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是弹1个半小时的钢琴,钢琴弹完才能做其他事。为了让孩子功课上也保持优秀,除了学校的正常学习外,从三年级开始,妈妈又先后给她报了三个课外补习班。课外补习班也都有作业,虽然学校的作业并不算太多,但全部加在一起,每天仅做作业的时间就要用掉4个多小时。“我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吴小莉对记者说出了内心深处的声音,说这话时,大眼晴里满含泪水。

“我每天睡觉的时间可能只有7个小时”。10月28日下午6时许,在本市一中学大门口,一位刚刚放学的同学告诉记者,自从上了初中,睡眠就成了一件奢侈品。小学阶段只有语数外三门主科,现在好了,除了传统的老三样外,又增加了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等课程,每一门功课家长和老师都想出成绩。成绩从哪里来?布置作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每门课都有或多或少的作业,多的如语文每天要做一个多小时,少的也要做半个小时,这样几门功课加在一起,做作业花费的时间就不少了。

“你家孩子一天能有多少睡眠时间?”“一般情况下晚上10点半上床,上床后孩子还要听一会故事,真正能睡着大概要到23点钟。”10月26日下午,在宝龙城市广场一家课外培训机构的等候大厅,一位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告诉记者,他家孩子今年上小学四年级,下午4点50分学校的延时课堂下课后,他先带孩子吃点东西,这样回到家里差不多接近18点钟。由于孩子喜欢看书,每天走进家门就先看1个小时的书,然后开始写学校的作业,学校的作业一般需要2个小时。写完学校的作业以后,还要完成课外补习班的作业。英语和阅读课老师要求每个孩子每天都要在微信群里进行语音或视频“打卡”,这些“刚性”的任务完成后,一般也到了晚间10点钟左右。睡觉前听故事是孩子给自己要求的一项福利,这样一连串的规定动作完成后,至少11点钟才能真正进入睡眠。晚上11点睡着至早上7点钟起床,这样算来,基本上睡眠时间也只有8个小时。

“现在孩子真可怜,有几个能睡一个饱觉的!”在华夏第一街区一英语培训机构门前,一位送孙子前来学习的老人向记者坦露心声:过去虽然物质条件差,但每个孩子都能睡到“自然醒”,你看看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孩子的物质条件都能满足,唯独无法满足孩子的睡眠,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许多家长规定孩子任务不完成不准睡觉,这样下去,孩子的身体怎么能受得了?

随着家长“拼教育”之势愈演愈烈,中小学生“缺觉”现象更加严重。今年3月17日,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显示,现今中国62.9%的青少年儿童每天睡眠不足8小时,初高中生这一比例达到81.2%。专家进一步指出,由于这个数据“平均”了广大农村和城市,如果把城市里的孩子单独拿出来统计,实际情况则远远低于这个“平均数”。

中小学生每天到底需要睡多长时间?2008年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对此作出明确要求——小学生必须保证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生每天睡眠时间不低于9小时,高中生则不能低于8个小时。如果以此为标准计算,现今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与标准要求相比,则少了2个小时左右。

难以两全,家长好纠结

虽然家长也知道充足的睡眠有利于孩子成长,但在“分数崇拜”的偏好下,当睡眠与成绩在天平上发生倾斜时,家长们已将孩子的健康抛在了脑后。

“睡眠是人类的自然需求,睡眠不足就意味着人体机能无法充分调整,长此以往,对身体健康就会产生极大危害”。作为市政协委员、蚌医二附院副院长邹杰长期关注少年儿童的睡眠问题,他曾在提案中多次呼吁社会“将睡眠还给孩子”。

睡眠不足的危害到底有多大?邹杰说,生长激素能促进骨骼生长,促使躯体增高。睡眠状态时的生长激素分泌明显增多,而非睡眠状态时生长激素分泌较少,因此,青少年要想发育好、长得高,首先应保证充足的睡眠。另外,睡眠还是机体复原、整合和巩固记忆的重要环节,经常睡眠不足,会使人体免疫力和抵抗力降低,严重时还可能诱发其他疾病。

“妈妈,我实在太困了,我想先睡一会。”“不行,没练完书法,不准睡觉!”深夜11点,经开区百合公馆7号楼一户人家弥漫着“火药味”。此时妈妈正一手拿着已经蘸好墨汁的毛笔,一手拉着孩子的小手。已闭上眼睛、瘫软在床上的孩子只得勉强站起来,来到书桌前……

“起来‘打卡’吧,打完卡给你10块钱奖励。”说这话时,一位妈妈已经点开了手机上的朗读软件。同一个小区,同样的时间,这位妈妈正以“利诱”的方式,让孩子完成自己布置的课外作业。

“睡眠不足对孩子的身体发育不好,你们知道吗?”“我们也知道孩子需要睡眠,但如果不比别人更‘拼’,怎么能超越别人家的孩子呢!”在本市一示范学校门口,一位接孩子的家长满脸焦虑地坦露心迹:“现在的竞争太激烈了,为了在班级的成绩位次不落下,孩子只能比别人更努力。”

“我们也心疼孩子,但为了考个好成绩没办法呀”。在蓝天花园小区,一位家长向记者坦陈,如果孩子顺利完成了当天的任务,她就会感到一身轻松,如果孩子没有完成任务,自己内心就会很“恐慌”。“与其如此,不如狠狠心,让孩子完成全部作业再睡觉。”

教育功利,疙瘩咋解开

牺牲睡眠换分数,是教育功利化的产物,在功利目的之下,只顾眼前分数,不顾孩子健康,是一种舍本逐末的行为。没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分数的实际意义还有多大?

“牺牲睡眠并不能换来好成绩,很可能相反”。蚌埠二中党委副书记冉一鸣认为,青少年学生对睡眠时间的要求较高,如果睡眠时间长期得不到保障,就会注意力不集中、反应迟钝、精神萎靡,这样学习效率就很难提高。提高学习成绩,不能以牺牲睡眠为代价,拼时间消耗。“如果睡眠时间得到了保障,学习效率提高了,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睡眠时间足的孩子,上课精神头好,理解吸收知识更多。长期睡眠不足的孩子,上课容易走神,学习成绩也难如人意”。长期坚守在教学第一线的蚌埠二十六中政教处主任季敏认为,目前学校布置的作业并不是太多,孩子睡眠不能保证的根本原因在于家长不断给孩子“增负”。

记者采访的事例客观上也印证了上述观点。不少学生反映,学校布置的作业在延时课堂上就能完成大部分,最难以招架的是课外辅导班的作业。星期六、星期天有各种兴趣班和课外辅导班,原本指望星期一到星期五学校延时课结束后“喘口气”,但出了校门还是被送进了课外辅导班。每天学校的作业做完了,还有大量其他作业等着。“我们在爸爸妈妈的眼里就是一个做题的机器,恨不得让我们不吃饭不睡觉,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

随着教育部门一次次的减负行动,学校的课业负担现在确实减轻了,但家长给孩子增加的负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学校减负有什么用,中考、高考等选拔性考试能取消吗?”采访中,家长们的言语中流露着无奈:现在教育改革的方向是素质教育,但中高考拼的仍然是分数。如果不想让孩子在考试中被淘汰,就无法绕过“分数”这个话题。要想分数考得好,多学多干不可少。

“家长的做法,是教育功利性最直观的反映”。市政协委员徐豪举例说,最近成为热门话题的南京推进素质教育减负和杭州推出“减负33条”,引发“南京市民发疯”和“杭州市民惊慌”就是明证。

南京的做法是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不准按成绩分班,学校之间互查,看孩子书包里有没有课外练习。杭州“减负33条”更为具体:小学生晚上9点、初中生晚上10点,未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作业,同时明确要求要保证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每天睡眠不少于10小时、9小时、8小时。

让教育部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保障孩子睡眠时间的政策一出台,立刻引起家长的惊慌:这样减负,孩子考上大学的几率还有多大?有的家长甚至表示,家里的事轮不着你管,孩子作业不做完就别休息睡觉。

“为什么保障孩子睡眠时间的政策不受待见?归根结底还是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争。”在分析这一现象时,徐豪表示,受中高考教育制度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学校和家长也陷入了“唯分数论”的误区,呈现出来的是一种畸形的功利教育观。这种思想观念层面的“荆棘”,也给当下的教育减负添了堵。(完)

深度阅读

《蚌埠市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进入实施倒计时
“目前暂定的方案是居民在家中把垃圾初步分为干、湿两类,也就是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做到“能卖的拿去卖,干湿要分开,有害单独放”,然后由专门企业在专门的场地进行二次精细分拣和处理,实现垃圾‘四分类’。” [详细]
垃圾| 分类| 条例|
刘氏四兄弟重大涉黑案公开宣判
关于各被告人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在案证据证实在组织活动中,被告人刘兆水、刘兆本、刘兆刚、刘兆安具体协调、管理组织成员,为组织成员安排工作事务,指挥组织成员具体实施多起违法犯罪活动,系组织成员公认的领导者,应当认定刘兆水、刘兆本、刘兆... [详细]
刘氏兄弟| 刘兆| 采矿|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